非职务发明人申请的专利占全国的四成转化率只有5%。中国发明协会秘书长支招——民间如何走出困境(关注·民间人路在何方

作者:缅甸小勐拉 | 分类:www.6200338.com资讯 | 浏览:15 | 评论:0

  作为建设创新型国家的重要力量,民间发明人(又称非职务发明人)长期以来得不到应有的重视,面临一系列自身无法克服的困难。如何帮助他们走出困境,释放他们的创新能量,为创新型国家建设做出应有的贡献?

  鹿大汉说,目前我国的非职务发明人大约有100万。2010年,我国非职务发明人申请专利总量为450858件,占我国专利申请总量的40.6%,其中发明专利69312件,占全国发明专利申请的23.7%;获得专利授权的有318790件,占授权总量的43%。在2007年以前,非职务发明人申请专利总量一直占50%以上。这两年非职务发明人申请专利比例有所下降,主要原因是近年来企业和科研院所越来越重视科研发明,申请专利的数量快速增加。“但是,从发展趋势看,我国非职务发明人申请专利总量和获得授权的量都在增加。”

  谈起目前非职务发明人的专利转化情况,鹿大汉说,非职务发明人大约有5%的专利技术能够得到转化,比职务发明人的专利转化率要低很多。

  事实证明,非职务发明同样可以推动科技革命,促进经济社会快速发展。王永明发明的五笔输入法,是中国原创性的重大发明;赵章光发明的“章光101”,市场规模很大,产品已销售到美国、日本等世界许多地方;农民发明家李官奇发明的“大豆蛋白纤维”,能把大豆纺成丝、织成布,并实现了产业化;北京退休教授杨世祥发明的“数字液压系统”,实现了数字化精确控制,每年有几千万元的销售额。

  “民间发明人的发明创造大都来自日常的生产、生活,有很强的针对性和实用性。”鹿大汉说,“虽然其水平有差异,但也不乏含金量很高的发明。更为可贵的是,这些民间发明人都是在没有政府资助的情况下完成的,其创新热情和执着精神弥足珍贵,是建设创新型国家的宝贵财富。”

  “非职务发明面临的困难有很多,其中最大的难题是专利技术转化难。”鹿大汉分析说,专利技术转化目前存在三大障碍。

  从政府层面来看,到目前为止我国还没有专门针对非职务发明人的政策支持。虽然有一些部门的创新基金允许“任何人”申请,但民间发明人的申请成功概率很低。一些地方成立了专利技术展示交易中心、技术市场等,目的都是为民间发明搭建转化平台,但实际效果并不理想,民间发明人很难得到资金支持。

  从融资环境上看,中国的风险投资热衷于即将上市的企业,社会上的热钱往往用于炒股票和房地产,对科技项目既缺乏热情,也缺少判断力。

  从认知度上看,民间发明难以得到政府、专业科研人士的认可。几天前,中国发明协会收到一位河北农民的来信,来信说,他多年研究一个物理学问题,四处去信甚至登门求教,基本无人理会;给某国家级研究所的求教信终于有了回音,答复却让人心凉:我们没有授权对民间发明进行评价。

  鹿大汉说,一些民间发明人性格比较固执,不善于跟人沟通、合作,对自己的发明成果价值估计过高;也有一些专利技术本身还不成熟,或者成本过高。这些因素也不同程度影响了成果的顺利转化。

  鹿大汉说,随着老龄化社会的到来,如今的民间发明人中,退休知识分子占很大比例,他们有较好的科技素养和较为丰富的科研经验,创造的发明整体水平较以往有较大提升,其中不乏“金娃娃”。“虽然我国的民间发明人达百万之多,但截至目前还缺乏一个专门的政府管理机构,这也是发明创新得不到顺利转化的一个重要原因。”

  鹿大汉认为,要改变目前民间发明人的生存状况,首先要有专门的部门主管民间发明科技工作,从立项到资金应该有一系列政策支持渠道。

  其次,可以实行“后补贴”政策,建议中小企业创新基金对做出发明成果、申请到专利的发明,经过专家审定,符合市场需求的就立项,支持产业化,政府带头给予资金支持,引导市场上的风险投资参与转化。

  鹿大汉指出,中小企业创新基金目前每年约30亿元,假如能增加到35亿元,每年可拿出一定比例,支持民间创新发明。同时,可考虑在中小企业创新基金办公室成立一个专门部门,受理、支持民间发明。

  鹿大汉说,专利技术转化离不开企业,有眼光的企业在技术创新中可吸纳民间发明人参与。同时,民间发明人也要正确估量自己的发明成果,善于与企业合作。

  “尺有所短,寸有所长。民间发明人是国家创新体系的一个组成部分,是一支重要的创新力量,具有职业科技工作者没有的优势。” 鹿大汉说,只有把民间发明人的创新性和积极性爱护好、保护好,把他们的专利技术转化好、使用好,建设创新型国家的基础才会更坚实,步伐才会迈得更快。